登陆

漫笔七十五:《朱教师》

admin 2019-10-04 140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我的《家长教育学》一作品,为教育部指定的全国高等校园文科教材和全国中小学教师继续教育教材。1994年初版,2001年出书第二版,这是2017年出书的第三版。至今,已印刷二十屡次。是同类教材中发行量最大的,是我国家长教育范畴绝无仅有的“长销书”。公民教育出书社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17号院一号楼。邮政编码:100081 邮购电话:(010)5875.8866 5875.8833 =================================================

漫笔七十五:

《朱教师》

赵忠心

北师大出书社书店在师大老东门外周围。每次去校园英东楼(教育学部作业楼)就事,我都是乘坐绕校园一圈儿的510路漫笔七十五:《朱教师》公共汽车,在师大东门站下车。只需在那里下车,情不自禁,我必定去书店逛一圈儿,阅读阅读,看看有什么新书面世。

我每次一进书店的大门,在那里上班的小莉都要前来热心地跟我打招呼。

那天,我又到书店,小莉不像平常那样乐滋滋地前来跟我打招呼,陪我逛他们书店;而是仓促走到我身边,轻轻地说了声:

“赵爷爷,您好。您跟我来,我有话跟您说。”

随后,便把我拉到书店门外。她用消沉的小声在我耳边说:

“赵爷爷,我奶奶——走了。”

我忽然听到这个凶讯,不由一愣。我急迫地问:

“这是哪天的事啊?你奶奶,多大岁数?”

“是上个星期天。奶奶九十一岁走的。”

这个叫“小莉”的姑娘,是师大原教科所作业室的老员工,我的老搭档——朱怀斌教师的大孙女,有四十多岁了。她小时分,我曾跟朱教师住一幢宿舍楼,我是看着她长大的。她在校园出书社书店上班。他爷爷朱教师大约是2005年我刚由校园宿舍迁居京师园不久逝世的。

我安慰小莉说:

“小莉,奶奶也算是高寿了。你和弟弟妹妹们要节哀漫笔七十五:《朱教师》。你奶奶这辈子不简单啊!前半生在老家吃了不少的苦。后半辈子来到你爷爷身边,多少享了些福。你们兄弟姐妹要好好过日子。过好了,你们的爷爷奶奶在九泉之下也就定心了。你爷爷奶奶不在了,往后有什么困难就给我打电话。你们兄弟姐妹就像是我的孩子。”

眼看着小莉的眼里含着热泪,也不知道怎样安慰她更好。我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膀子,便怀着悲痛的心境离开了书店。

朱怀斌教师十年多前逝世,还不到八十岁。他的老伴儿比他大几岁,还比他多活了十年。

五十多年前,1960年至1965年,我在师大读书那会儿,朱教师就在教育系作漫笔七十五:《朱教师》业室上班。那个时分,他仍是个中年人,年富力强,生气勃勃。结业十五年之后,1980年,我又回到师大,他成了老年人,头发都斑白了,返老还童。他退休后,到我地点的教科所作业室补差。

这位“朱教师”从解放初期,年青时就来到咱们教育系作业室作业,担任收发等杂事。他只要一个儿子,可孙女孙子多,四五个。儿子是个地道的农人,没本事多赚钱养家,朱教师有必要尽可能多地上班赚钱。因而,退休后又到我地点的教科所作业室补差十多年。

他没有上过多少学,也便是小学结业。教育系、教科所的搭档,都把他当工人看待,平常没人称他为“教师”。上了岁数的,一般都称号他“怀斌”,年青一些的称号他“老朱”。

仅有我,从头到尾都是称号他“朱教师”。我当学生时是这样称号他,1980年我从附中调回教科所后,跟他成了搭档,也没改口,依旧称号他为“朱教师”,习惯了。

在校园这个范围内,年纪比较大的,人们都称为“教师”,不论是干什么的,这是知识分子圈儿内不成文的规则。彭德怀元帅的夫人、师大党委副书记浦安修是咱们教科所的创始人,咱们也都称她为“浦教师”。浦安修没有架子,和蔼可亲,叫她“浦教师”,她也欣然接受。

朱教师在校园教育口的人眼里,是个大好人。大学教师是不坐班的,平常只要作业室、资料室的作业人员天天准时上班。

几十年来,春夏秋冬,每天上班他总是最早的。早八点上班,他七点钟准到。作业室、资料室,他是年纪最大的,每天都是他去锅炉房给咱们吊水,拾掇作业室、楼道的卫生。“拂晓即起,洒扫庭除,要表里整齐”。(《朱子家训》)

几十年来,暑往寒来,每天下班,他总是终究一个,下班前四处检查一下。“既昏便息,漫笔七十五:《朱教师》关锁门户,必亲身检核。” (《朱子家训》)

每年寒暑假,不论是不是他值勤,他简直照常仍是天天上班。其实,他并不是作业室主任,他是以单位为家,无私奉献。

朱教师是个热心人,不论是公务仍是私事,只需是有事找到他,求到他,他从不推托不回绝,总是尽心尽意,给你想方设法把事办得妥稳妥帖的。

朱教师分缘非常好,他帮人就事,不图名不图利,不计较得失荣辱,也从未跟任何人发生过争论、抵触、对立,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说他欠好。

半个多世纪来,他每天都是默默无闻地东奔西忙,有做不完的事。他勤勤恳恳,从不诉苦。如果说,咱们身边有称得上是“一心一意为公民服务”的人,在我的心目中,朱教师算是其间的一个。

退休前,朱教师上下班天天都骑着一辆除了铃不响,哪儿哪儿都响的寒酸自行车,这是他参加作业以来仅有的交通工具。师大的宅院很大,到哪里就事,他都是骑着那辆破车去,好快去快回。他从不锁车,由于不上锁,小偷儿也懒得偷。

我在师大几十年,从来没有见到过朱教师优哉游哉地在校园里漫步,跟人闲谈。看到的都是他骑着那辆自行车,急仓促地在校园里飘忽不定的身影。

退休后,朱教师身体健康状况大不如曾经,血压很高,常常头晕,腿脚也出了缺点,不再敢骑自行车。他也没有丢掉那辆破自行车,而是把自行车当“拐棍”,每天推着车上下班。尽管是这样,他也从来没有歇过病假。

校园每次评选优异教员工或优异党员,咱们都共同推选他,从来没有一个人有不同定见。每次他都竭力推托,但终究仍是他中选,实至名归。

他退休后到咱们教科所补差,有一次又要评选优异党员。咱们仍是自始自终地推选他。我力排众议,宣布了不同定见。

我直抒己见,说:

“我主张,咱们不要再评选朱教师了。不是说朱教师不行条件,我是疼爱他。咱们不选他,他照样勤勤恳恳,脚踏实地,勤勤恳恳,一心一意为咱们服务。这现已成了他的天性。朱教师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咱们不选他,为的是让他心安理得地好好看病,安心养病,提前恢复健康。他原本便是牵强撑着劲做作业,咱们再选了他,他就无法看病养病了。”

我的话提到咱们的心田里。其实,咱们都是这么想的,可这种话欠好说出口。我斗胆、坦率的定见,得到咱们的共同附和。那年,优异党员选了别的一位不错的党员教师。

从解放初期,朱教师在校园上班,便是夫妻两地分居,老伴儿一直在河北乡村老家跟儿子孙女孙子在一同日子。到了1985年前后,才完毕长达几十年的“牛郎织女”的日子,来到师大漫笔七十五:《朱教师》,老夫老妻得以聚会,跟我一同住在一幢两居室的楼里。

他的老伴儿比他年纪大。老伴儿来到师大后,也没有坐在家里享清福,朱教师托后勤的熟人给她找了一份清扫校园卫生的临时工差事,每月多少有点儿收入。仍是为了添加点儿经济收入好帮补儿子一家人。

我看到住大嫂在扫马路,曾劝朱教师说:

“大嫂年纪不小了,在老家辛苦了大半辈子,十分困难来到您身边,还不让她享用享用?大嫂仍是小脚,扫什么马路呀!”

朱教师笑着说:

“她在老家干活儿干惯了。不干活儿,浑身不舒服,简单抱病。”

朱教师尽管工龄很长。但学历低,作为校园的教辅人员收入比较少。他平常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一身衣服能穿几十年。我还真的没有见过他穿新衣服。教科所的一个搭档也注意到这个状况,曾给他买了一身新衣服送给他穿。

到了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他都退休了,我的原配夫人周教师,传闻朱教师这么大的年纪,还从来没有吃过红烧肉,觉得难以想象。回家便炖了一锅,让我送去给他和大嫂解解馋。我的夫人还常常给他们的孙女、孙子送些衣服,一大包一大包的,让他送回老漫笔七十五:《朱教师》家带给孩子们。

有一天,大嫂正在校园里专心致志地清扫卫生。忽然,一个骑自行车的毛头小伙子从她背面冲了过来,一会儿把大嫂撞翻在地,怎样也站不起来了,大腿骨折。不知道那小伙子是哪家的“令郎哥们儿”,见势不妙,蹬上车一溜烟儿似地溜号了。其时,大嫂痛苦难忍,也没有看清楚撞倒她的那个年青人的容貌,周围也没有见证者,只好吃哑巴亏。

教科所工会得知,大嫂又没有免费医疗条件,便召唤员工捐款帮帮朱教师。咱们纷繁都伸出协助之手,捐款,挂号,张榜公布捐款名单。

我没有到工会主席那里捐款,不想张扬。而是在作业室趁没有人的时分,暗里塞给朱教师手里一些钱。朱教师说什么也不要,说我给的太多了。我束组词说,我跟他人不同,还有些额定的收入。咱们都搭档几十年了,您有困难我能冷眼旁观吗?别见外,您就收下吧。

朱教师逝世后,在校园邻近的解放军262医院遗体离别。我特别带了些现金,预备送给朱教师的遗孀朱大嫂。

朱大嫂这一辈子没有当过家,主过事。朱教师这一走,不只家里的首要经济来源没有了,家里的顶梁柱没有了,就像房子陷落了相同,她没有了主心骨,没有了依托,日子没有了着落,不知道往后的日子怎样过。她伏在朱教师的遗体周围,声泪俱下,哭得起死回生,让人心酸不已。

我走过去,把大嫂搀扶起来,安慰说:

“大嫂,您要节哀,要珍重身体,孩子们还都指望着您照料他们呢。朱教师走了,他不在了,还有咱们咱们呢。有什么困难,说话,咱们会协助你们处理的。”

我在奉劝她的时分,顺手塞给她衣兜里一些钱。她并没有觉察到。回家后才发现衣兜里的那么多钱,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后来,她大孙女小莉给我打电话说:

“赵爷爷,那天,奶奶并不知道是您给了她钱。我在周围看得清清楚楚,是您趁奶奶不注意,塞到奶奶的衣兜里的。奶奶得知后,要我打电话,谢谢您。”

我说:

“谢什么?不用谢。我上学时,你爷爷便是我的教师。我回到师大往后,我跟你爷爷又是几十年的搭档。你的爷爷、奶奶都是大大的好人,有困难,我帮补一点儿也是应该的。小莉,你奶奶也不简单,帮你爹你娘把你们兄弟姐妹几个拉扯大,你们要好好贡献她,让她过好晚年。”

朱教师和他的老伴儿先后都走了。好在,几个孙女孙子都长大成人了,有两个孙女在北京久居,孙女也有了孩子,他们二老能够定心了。

我时不时地逛逛师大出书社的书店,一是看看书,二是挂念朱教师他们的孙女小莉,看有没有需求我协助的。

人走了,茶不能凉。

(2017年2月5日)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